荷兰“冰人”维姆-霍夫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我和朋友在公园里散步,”霍夫回忆道,“我看见湖里的冰,心想要是我走进去会怎么样,这个想法深深地吸引了我。于是,我脱掉衣服,走进冰里,我在里面呆了30秒钟。”

霍夫说,当他从冰里走出来的时候,感觉好极了。从此,他每天都要到冰里呆一会儿。正是从冰里走出来的那一刻,霍夫明白了,自己的身体与众不同,可以承受致命的寒冷低温。

此后,霍夫进行了一系列挑战,想知道自己的耐寒极限。1999年1月,他在北极圈以北160公里处,赤足跑了半程马拉松。3年后,他仅着游泳衣,在北极极点的冰层下游了80米,创造了在冰层下游泳时间最长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霍夫在进行这些挑战时,从没有发生过冻伤事件,也没有出现过体温下降的情况。他的身体对极度寒冷的反应引起医生极大兴趣。

《极限生存》一书的作者肯·卡姆勒曾治疗过几十名尝试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他们几乎被冻死。当他听说一个荷兰人仅仅穿着一条运动短裤就去攀登珠峰时,感到难以置信。

“人们总是想在珠峰上创造更多的第一次,比如不带氧气攀登珠峰,以各种残疾之躯攀登珠峰等等,这些已经被尝试多次。但至今还没有谁试图以霍夫那样的方式接近珠峰,那简直不可思议。”

但霍夫就穿着运动短裤这么做了。“这很容易,”霍夫说,“我在4500米高的暴风雪中行走,后来登上了5000米,最终到达5500米左右的高度。”

“我了解我的身体,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知道我能做什么,”霍夫说。他表示自己可以像抵御寒冷一样忍受高温。

卡姆勒第一次见到霍夫是在美国纽约的鲁宾博物馆。在那里,霍夫创造了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次是几乎赤身裸体地呆在没至颈脖的冰块里。

只见霍夫脱去衣服,只剩一条游泳裤,然后爬进一个1.5米深的树脂玻璃容器中,里面满是冰块。当他进入容器后,人们继续添加冰块,直至没到他的下巴。卡姆勒在容器外全程监测了霍夫的身体变化。

通常情况下,如果一个人长时间暴露在冰冷的温度中,随着体液逐渐冻僵,人体会进入生存模式,开始出现冻伤现象。为了保障主要器官能维持生命,人体会牺牲肢体末端的血液流通,停止手指、脚趾、耳朵、鼻子等处的血液循环。此时如果不及时治疗,肢体末端所受的伤害将无可挽救。

还会出现的一种危险是体温下降,即人体非正常低温。当体温下降到约32度时,人体功能开始停止运作,人将在几分钟内死亡。

“他没有移动,没有制造热量。他基本上没有穿衣服,几乎完全淹没在冰水里,”卡姆勒说,“尽管有这么多不利因素,他却非常镇定,没在冰水里的整段时间里都显得很舒服。”

就这样,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诞生了。看来没有人能与他抗衡,他只能不断地打破自己的纪录。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失温症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多年来致力于低温对人体影响的研究,他们称以前从未见过霍夫这样的案例。

实验室负责人拉里·威特默斯和罗伯特·波索斯将仪器连接到霍夫身上,测量他在浸入冰水时的心率和体温,并监测他的身体对冰水的其他反应。

正常的反应包括剧痛、心血管收缩、歇斯底里等,但霍夫却完全不是那样。威特默斯说:“霍夫进入冰水容器后,没有出现任何那些本应出现的人体对寒冷的正常反应,完全没有。而我们通常见到的大多数人对寒冷的本能反应是根本无法控制的。”

而呆在冰水容器里的霍夫自我感觉很好。他说:“这是我在冬日里的每一天都做的事情,因为我喜欢这样。”

既然霍夫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正常,所有医生都认为,霍夫的秘密一定存在于他的头脑活动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jsplace-thestablesinn.com/,维克汉姆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霍夫是否运用了某种意识控制方法,就像人们受到惊吓时会下意识地控制心脏一样。当人们遇到其他情况时,可能会采用类似的方法控制身体的某个器官。霍夫能抵御严寒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卡姆勒说,“这仅仅是猜测,但听起来有一定道理。如今有很多科学家正在努力工作试图证明这一点。”

答案也许存在于一种古老的名叫“Tummo”的喜马拉雅冥想。这种冥想据说可以产生热量。霍夫在数年前开始练习这种冥想。

卡姆勒说:“有一些关于Tummo练习者的传说,他们赤身裸体,仅披着湿床单坐在冰块上。当他们冥想时,床单变干了,冰块融化了,而周围的温度异常寒冷。”(唐昀)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与维姆·霍夫有得一拼,那就是美国游泳健将林恩·考克斯。

考克斯15岁时游过英吉利海峡,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她写了两本书讲述自己的冒险经历,一本是《格雷森》,一本是《游到南极洲》。

和霍夫一样,林恩很快发现自己拥有抵御寒冷的超人能力。1987年,她从阿拉斯加游到当时的苏联,成为游泳穿越白令海峡第一人。当时的水温是3摄氏度左右。

考克斯说,她事先运用自己的意识来控制体温。“我走进船舱,坐下来,集中思想,平稳呼吸,思考自己将如何进入水中,该如何游泳……这有点像精神排练。这种准备使我的身体明白,我将跳进冰冷的水中,”考克斯说,“我下水之前,一名医生测量我的体温——39度。”而水温只有零度左右。

在每小时35海里的大风中,考克斯跳入水中,维克汉姆开始在冰山间畅游。“当我进入水中,感觉就像进了制冰的冰格一样,”考克斯说,“我能做到这样,感觉很奇妙。”

他们如何能做到这样,卡姆勒认为答案就在他们的头脑深处。“尽管我们尚未能接近这个秘密,但我们的确有一些明显的线索,”卡姆勒说,“这些线索告诉我们,大脑中有巨大的潜力未被了解和开发。如果我们能对大脑做更多研究,对霍夫和考克斯这样的人做更多研究,也许我们就可以释放其他人的潜能。”

Leave a Comment